特朗普宣告进入“紧急状态”,是“有权不必过期作废”?_国家

特朗普宣告进入“紧急状态”,是“有权不必过期作废”?_国家
墨西哥蒂华纳,美墨边境墙。 图片来历/视觉我国 据报道,当地时间2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告了南部边境国家安全和人道主义危机讲演,一起宣告美国进入“国家紧迫状态”。这将成为美国自1976年以来第59个国家紧迫状态。 不得不说,特朗普再次以自己的坚决举动,显现了其吾行吾素的政治行事风格。对美国总统而言,宣告“国家紧迫状态”,并非稀罕事。正如特朗普所说,许多总统都签署过。奥巴马在任时,也不止一次。可是,这项源于1976年卡特总统签署的《美国全国紧迫状态法》给予美国总统的权利,实践中的适用事项基本上都源于境外,而特朗普总统将其用在境内事项。 特朗普总统让国家进入紧迫状态的原因,是自己建筑美墨阻隔墙的志愿没能被国会满意。也就是说,美国进入“国家紧迫状态”的决议,源于政治争斗,而不是国家真的处于面对战争、严峻自然灾害等紧迫状态。 依据正常逻辑,假如确如特朗普所言,美国的南部边境遭受着各种类型违法的侵略,那么,其早就应该宣告美国进入紧迫状态,而不是在国会不能满意其志愿时才签署法则。 明显,特朗普如此行事,看中的是《紧迫状态法》赋予总统的权利,而并不是所谓的国家安全。有材料显现,在国家紧迫状态下,美国总统具有至少136项法定紧迫权利,其间包含在国家紧迫状态下总统可以不做任何解说地调用现已下拨的军费或赈灾款。 对特朗普而言,关键在于其可以绕开国会,从其其事项中调拨金钱来建边境墙。依据白宫的介绍,特朗普的确预备这么做。 其方案从国防部、财政部以及军事工程项目中调用约67亿美元用于建筑美墨边境墙,不只要补足美国会两院经过的预算与其想象的差额,乃至还超越了本来的方案:特朗普本来要求美国会两院赞同57亿美元用于建筑超越300公里的“边境墙”。现在,国会赞同的是13.75亿美元在美墨边境指定区域新修约90公里的“阻隔物”。 从法令层面来说,特朗普宣告了,并不等于美国就真的能进入“国家紧迫状态”。美国会两院可以经过投票停止“紧迫状态”。但这需求特朗普赞同参众两院的决议,假如特朗普对立,两院则需至少2/3议员持对立定见才能让 “紧迫状态”停止。此外,也可以像应战特朗普的“禁穆令”相同,让法院判定总统行为不合法。 从政治实践层面来说,特朗普宣告国家进入紧迫状态,是法令赋予美国总统的权利,特朗普以为必要,可以签署指令。可是,在政治哲学意义上讲,权利的运用应该为政治人物所控制,首要根据个人志愿而非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权利即便在实践上被运用,却损害了政治准则的诺言,这将让大众对准则规划的公正性发生疑问。 从美国的政治实践来看,总统的行政扩权一向被诟病。特朗普假如可以以“国家紧迫状态”赢得对参众两院的战争,这对美国政治准则的耐性可能是一次不小的应战。一起,这也将使得美国国内对其某些准则的细节规划进而反思和修补。 任孟山(都学者) 修改 肖隆平 校正 郭利琴回来搜狐,检查更多 责任修改: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